<i id='5cpui'><div id='5cpui'><ins id='5cpui'></ins></div></i>

    <span id='5cpui'></span>

        1. <ins id='5cpui'></ins>
          <i id='5cpui'></i>
          <dl id='5cpui'></dl>

          <code id='5cpui'><strong id='5cpui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5cpui'><em id='5cpui'></em><td id='5cpui'><div id='5cpui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5cpui'><big id='5cpui'><big id='5cpui'></big><legend id='5cpui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1. <tr id='5cpui'><strong id='5cpui'></strong><small id='5cpui'></small><button id='5cpui'></button><li id='5cpui'><noscript id='5cpui'><big id='5cpui'></big><dt id='5cpui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5cpui'><table id='5cpui'><blockquote id='5cpui'><tbody id='5cpui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5cpui'></u><kbd id='5cpui'><kbd id='5cpui'></kbd></kbd>
  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5cpui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  那一場流星雨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4

              我是在一次市電視臺組織的節目中認識劉星雨的。
              《傢庭新視角》欄目主持人蘭齊,原來主持《法制在線》節目,我作為市公安局的辦公室人員,也負責公安宣傳,因此和他很熟。他主持瞭新欄目,為瞭擴大宣傳,邀請我當作嘉賓出席他的第一期節目。
              在直播廳裡,我和3個男士坐一排,對面是4個靚麗的女孩。在她們的逼視下,我有些局促,盡管我長得高大魁梧、相貌堂堂。
              節目討論的主題是傢庭裝修。我雖年近而立,但還是個王老五,房無一間,地無一壟,卻坐在這裡討論什麼傢庭裝修,真是天大的諷刺!
              蘭齊給出瞭話題:如果有100平方米的新房,你重點裝修哪個房間?答案寫在題板上。
              我毫不猶豫地寫瞭"衛生間".寫完,我有點後悔,這是否不夠高雅,太俗瞭吧。高雅一些的應當寫"書房".我在惶惑中等待人們的嘲笑聲。
              亮題板時,嘉賓有的寫"臥室"、有的寫"廚房"、"書房"、"客廳".沒想到,我也有知音。對面一個叫劉星雨的女孩,居然和我一樣,寫的也是"衛生間".不過,她可不像我這樣怕別人說沒品位,而是很悠然自得。翹著二郎腿,本來就不長的短裙更遮不住修長、白皙的雙腿瞭。翹起的那隻腿還不安分,金色的高跟鞋和赤裸的纖足上下舞動。
              "張警官,你為什麼要寫‘衛生間’呢?"蘭齊問,他直瞪著我。我這才知道自己走神瞭,都是對面那隻嬌美纖足惹的禍。
              我說裝修也要以人為本,隻要舒適、隨意就好,裝修是要自己享受,而不是給別人看的。我的話音未落,劉星雨竟忘乎所以地拍起手來,全然不顧直播廳裡和電視機前的觀眾。她還向我調皮地眨眨眼睛。其實,別看說得冠冕堂皇,我有一個羞於啟齒的毛病,那就是愛坐在馬桶上看書。
              蘭齊轉身問劉星雨。她可沒我這麼文雅,竟直通通地回答瞭一句非常俗、不能登大雅之堂又讓人樂不可支的話。
              節目結束瞭,走出直播廳的時候,劉星雨大咧咧地拍著我的肩膀:"張警官,留個電話吧。我們是知音啊!"
              偶然的邂逅,劉星雨給我留下瞭深刻的印象。工作之餘,我也曾想起過她。但我不善於和女孩子交往,有瞭想法,卻不知該怎麼進行下去。
              8月的一天夜裡,我剛打完一份領導講話稿,
              關上電腦。手機響瞭。一個甜美的聲音傳過來:"張警官,今夜有流星雨,去不去看啊?"我知道這個消息,天文學傢預測今夜23時英仙座有流星雨,但我覺得和自己沒關系,因為工作的原因,我恐怕要熬通宵。
              提起流星雨,我想起瞭那個朝我調皮地眨眼的女孩。也想起瞭別人對我"嚴肅有餘,浪漫不足"的評語,為什麼不和女孩子出去浪漫一回呢?
              "去哪?"
              "當然是商貿大廈瞭!那裡的露天旋轉餐廳是觀看流星雨最好的地點瞭。"
              我有些躊躇,那裡的消費價格對我來說有些昂貴……但第一次和女孩子約會,太寒酸瞭不好。
              打車來到商貿大廈,老遠就看到劉星雨在大門口朝我揮手。17樓的旋轉餐廳燈光閃爍,笑語雜沓,座無虛席。想不到這個城市人們的夜生活還這麼多姿多彩。我們在靠邊的位子坐下。劉星雨眉飛色舞地對我說:"沒想到吧,是不是打攪瞭你的好夢?"
              整個晚上,話都讓她說瞭,我隻有洗耳恭聽的份兒。快午夜時天空出現流星雨瞭,她一邊專註地看,一邊對我說:"我出生的夜裡就有流星雨,所以父母才給我起瞭這個名字。"
              流星雨遠不如焰火絢麗多彩,但它是自然界的奇觀,依然具有震人心魄的魅力。天幕上散落的一片星星點點,其中蘊涵著巨大的能量,多年不遇的壯觀景象,能在此時欣賞到,也足以銘記在心瞭。
              我叫服務生結賬,但她已先付瞭款。我這時想起瞭在一本雜志上看到的話,故作幽默地對她說:"你知道兩個青年男女去消費,結賬時,男人付款,那表明兩人是情人關系;兩人搶著付款,那是一般朋友關系;女人付款,那是夫妻關系。你說我們是什麼關系?"她跳起來大聲喊:"啊,你想占我的便宜!"四周的人都註視我們,當時搞得我頗有些難為情。
              劉星雨說她在全市最大的房地產開發公司上班,當售樓小姐,業績是最好的,因為有提成,收入比我這個當警官的不知超出多少倍。這讓我心裡很不舒服。但我們還是熾熱地相戀瞭。
              和她相戀會搞得你很累,因為她的腦子裡有很多奇思妙想,半夜裡會叫你爬到樓頂上去數星星、在大庭廣眾下逼我和她接吻,或者做其他瘋狂的事。甚至有一次,我和她在咖啡館喝完咖啡,出門正下著大雨,她在眾人驚訝的目光裡,拉著我的手在街道上狂奔,還發出痛快的叫聲。回到傢,我被澆成瞭落湯雞,感冒瞭好幾天。母親覺得她有些瘋癲,我卻勸母親說現在提倡經濟互補,我和她整好是性格互補。她是那種叫人癡迷得整天找不著北的女孩,而我則是比較老實的男人。我們兩個在一起,正好是絕配。
              隨著時間的推移,我們開始談婚論嫁瞭,第一件事就是選購新房。她看中瞭花園新村一套100平方米的住宅,可惜我的積蓄根本不能承受昂貴的價格。她說沒問題,那是她們公司的,可以找老總打折。我說打折也買不起,還是現實點買個小些的吧。她說看我的,領我去瞭公司,直接找老總。老總40多歲,胖胖的,聽瞭我們的想法後,老板爽快地給打瞭8折。劉星雨高興地抱住老總,在他臉上親瞭一下。老總倒不好意思地說:"你的張警官該吃醋瞭。"
              劉星雨要自己付房錢。我覺得那會失去我作為男子漢的尊嚴,我傾其所有,付瞭一半房錢。裝修時,正應瞭我們在電視節目中所表現的,都想重點裝修衛生間。她請人在衛生間的玻璃門上磨出彩色的雷諾阿的《大浴女圖》。我覺得同事們看見那些裸體的浴女會嘲笑我的,就極力反對。她反駁我說:"這是世界名畫,誰嘲笑就說明誰沒品位。讓你坐在馬桶上看美女,還不樂死你?"除此之外,她還在客廳、臥室裡裝瞭一些非常前衛的繪畫和飾物,弄得我每天看到這些裝飾,都有些難為情。
              一次幹完活,已是深夜,她領我到不遠的"藏酷"酒吧。一進幽暗的大廳,疲憊的她立刻顯得活躍起來。她一會兒拍拍這邊人的肩膀,一會兒向那邊的人送去一個飛吻,而且是男人居多。她向我解釋:"這些人都是哥們兒。"沒想到她交往的人這麼廣。這些人不一會兒又都向她敬酒,"阿雨""阿雨"地叫得讓我肉麻。她向他們介紹我是她的男朋友,但他們好像並沒把我當回事。她如魚得水地遨遊在她的所謂"哥們兒"中間,完全把我冷落在一旁。我第一次對她心生不滿。
              新房裝修接近尾聲,那個留著兩撇小胡子和披肩發的裝飾公司包工頭,向我們炫耀他的傑作。劉星雨奉承地說:"還是宮哥的水平高,宮哥是裝飾界的大藝術傢!"
              我不合時宜地發表我的見解,認為裝飾得太花哨瞭,缺乏莊重感……那個宮哥聽慣瞭奉承話,當即拉下瞭臉:"你們當警察的沒文化,懂得什麼藝術?"
              我沒文化?我有東北師范大學中文系和華東政法學院的雙學士學位,不知這位老兄比我高在哪?而且他說話時的輕蔑態度,更讓我難以咽下這口氣!沒想到劉星雨竟替他幫腔,搶白我:"你不懂就少說話!"
              我的不滿終於爆發瞭:"好,讓懂藝術的在這欣賞吧!"我一甩門走瞭,而且再也沒進新房一步。有幾次,劉星雨給我打來電話。我咬著牙不接。她到我傢來找我,聽到她的敲門聲,我裝作不在,就是不開門。我要殺殺她的威風,鉚足我的男子漢尊嚴,否則,結婚後還不成瞭受氣丈夫?
              過瞭一段時間,我覺得她的威風被殺得差不多瞭,給她打電話。沒想到電話裡傳來:"此電話已停機,請用其它方法聯系。""真有性格!"她反倒將瞭我的軍,我隻好到她工作的房地產開發公司去找她。部門經理告訴我:"劉星雨已辭職。"我懵瞭,追問:"她去哪瞭?"我知道她在這個城市孑然一身,沒有一個親戚。回答我的是:"可能去廣東瞭吧,她沒留下地址。啊,這有一封給你的信。"我迫不及待地打開信:"我走瞭,不再回來瞭。我們相愛卻無緣分。新房留給你,隨你的心願重新裝修吧。劉星雨。"
              我到處打聽她的消息,卻渺無音訊。大半年過去瞭,新房仍原樣鎖著。有人又給我介紹一個女孩,她沒有劉星雨漂亮,但氣質如蘭,清純的模樣惹人愛憐。她說對我心儀已久。可我見瞭她一面之後,再未約會。我知道我還在等劉星雨,說不定,她會出乎意料地給我一個驚喜,她愛搞這樣的惡作劇。但我卻再沒聽到她那清脆悅耳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  難道她真的像那夜的流星雨一樣,在我的生活中一閃而過……